24岁儿子游走垂死边缘,只能靠胎盘干细胞救命!父母为救子努力

时间:2020-08-10 浏览量:991

胎盘干细胞可以治疗肾脏类疾病甚至尿毒症?48岁的临海人李仙月在看到宁波一家生物公司的宣传后,决定冒险再生一个孩子,利用所谓的「干细胞技术」救24岁的儿子。

24岁儿子游走垂死边缘,只能靠胎盘干细胞救命!父母为救子努力

  哪知道,千辛万苦生下女儿,又花了1.7万元在宁波那家生物公司储存了胎盘干细胞,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临到头要救命时,生物公司却无法提供当初存下的干细胞。而且,目前在国内,干细胞技术治疗肾功能类疾病还未进入到临床阶段!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浙江省有资质储存干细胞的机构,全省只有一家,即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并不是宁波这家公司。

  因为错过最佳治疗时间,李仙月的儿子最后不治身亡,这让夫妻俩无法接受。近日,他们将宁波这家生物公司告上了法庭。

  读大学的儿子查出慢性肾炎

  为救子高龄母亲决定再生一个孩子

  李方兴、李仙月是临海山区的蜂农。他们的儿子李辉辉,2012年1月在读大学时被查出慢性肾炎,如果不治疗,将来会发展成尿毒症。

  儿子才24岁,眼看读完大学就能成家立业,两夫妻暗暗下决心,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的病看好。

  此后,积极为儿子进行看病的同时,夫妻俩也是多方打听更好的治疗方法。

  一次,在台州当地的一家医院,有人塞过来一张广告。上面说,提取胎盘干细胞可以治疗肾脏、肝脏等方面的疾病。作为蜂农,夫妻俩一辈子都在跟着花期走,长期居住在山里的他们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此前虽然听说过脐带血能治病,但至于干细胞是怎幺一回事,却弄不明白。

  两人把宣传广告给儿子看,儿子上网查了些资料,觉得可行。于是,虽然已年近五旬风险很大,李仙月还是决定再生一个孩子,提供胎盘干细胞为儿子治病。

  2012年下半年,经过许多折腾,李仙月总算怀孕了。一家人像过节一样高兴,因为,这下儿子有救了。

  宣传册上吹得天花乱坠

  临到头生物公司却拿不出干细胞

  在一次产检中,一名同样怀孕的女医生给了李仙月一份宁波某生物科技公司的宣传册,上面同样写着干细胞可以治疗肾病的宣传广告。

  李仙月把宣传册拿回家,李方兴一看,马上认为这家公司靠谱,毕竟是医生推荐的。

  一问,储存干细胞的费用只需1.76万元,比起换肾、血透等常规肾病治疗手段,李家觉得这个方法简直是「救命稻草」。

  之后,李方兴联繫了那家公司。没多久,位于宁波的那家公司的业务员就带着合同来到了李方兴的蜂场。

  「我不懂什幺干细胞,就问他,能不能治好?这个员工回答我,肯定能治好,等干细胞提取出来后『挂』进去就好了」。李方兴说。听对方说得如此肯定,老实巴交的夫妻俩在合同上籤了字,交当场缴纳了费用。

  李方兴说,,二女儿提早半月来到这个世界。宁波的生物科技公司派人取走胎盘,称用于提取干细胞。

  「当时他们还跟我说,干细胞质量很好,可以用。」李仙月说。此后,一家人基本上放弃了用换肾等方法治病,一心等着胎盘干细胞救命。

  3个月后,儿子病情加重。李方兴谘询宁波的生物公司,想要提取女儿的干细胞,给儿子治病。

  「可是,这家公司一开始说在联繫有资质的医院,后来又让我们自己找医院,再后来推脱不掉,乾脆让我们『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就在近一年时间的争执中,李辉辉病情加重转为尿毒症,因为错过最佳治疗时间,陷入了深度昏迷。

  这时候,李方兴才从儿子就医的台州医院打听到,所谓的「能够治疗肾功能疾病的胎盘干细胞技术」目前在我国并没有进入临床阶段。

  知道了真相,李方兴夫妻俩顿时感觉天都塌了。

  3个月后,李辉辉再也等不及,不治身亡。李方兴说,医生告诉他,如果儿子按现在的方法保守治疗,应该不会这幺早走。

  法庭上,被告律师承认

  生物公司没有储存干细胞的资质

  为讨个公道,今年4月,李方兴夫妻将宁波某生物科技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该公司退还1.76万元费用,并赔偿包括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等共83.5万元。

  昨天上午,这起案子在鄞州法院开庭审理。

  坐在原告席上的夫妻俩,沉着脸,一如梅雨季节的天气般沉闷。2岁的小女儿在庭外由亲戚带着,不停地哭泣。

  被告的生物公司,只来了两名律师。庭审中,原告夫妻俩只是神情淡漠地看着代理律师陈述,很少说话。直到被告律师说,「公司只为原告女儿提供储存干细胞服务,原告儿子的死亡跟公司提不提供干细胞是没有关係的」。李方兴愤怒地说,「我就是一个蜂农,如果不是听了你们的宣传,为了儿子治病,我们存什幺干细胞?」

  法官询问,宁波某生物公司是否有储存干细胞的资质。律师回答得很乾脆,「这个资质我们是有的。」

  但当法官让被告律师朗读该公司营业执照上的经营範围时,场下旁听的人都忍不住喝起了倒彩。

  只听她读道:「生物技术研发、生物製品研发、干细胞的分离、运输、储存的谘询服务。」

  原来,这家公司拥有的,只是「谘询服务」资质!

  随后,原告询问被告方,为何当初要求提取储存的干细胞却遭拒?被告律师称,这是因为原告没有按合同所规定,提供有资质(用干细胞治病)的医院。

  实际上,如前所述,因为并未进入临床阶段,国内符合要求的医院,根本没有!

  」胎盘干细胞疗法在国内尚属新兴的医学技术,希望大家在面对这样一个新生事物时,持有一种接受的态度。」庭审结束时,被告律师这样陈述。

  该案目前还需进一步审理,鄞州法院将择日宣判。

 

上一篇: 下一篇: